k66凯时:稳增长、促发展推进和拓展中国式现代化稳增长是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经济工作的重头戏。国家出台了稳住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地方实施了一系列因地制宜举措,包括减税降费、增加信贷、保障运输、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兜住兜牢民生底线等内容。这样的政策组合拳,必将发挥积极效果。

  稳增长政策如何落实落细,高质量发展的增长点在哪里,有哪些政策难题,良治在当前形势下的新内涵是什么?本书作者集结其研究成果,梳理其关于稳增长的重要见解,从发展和治理两大主题出发,论述了稳健的经济增长对于中国走高质量发展之路的意义,以及如何通过改善政策和治理以实现高质量发展,帮助读者全面准确理解稳增长,把握高质量发展大势。

  本书作者张文魁,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研究领域包括经济增长、企业改革、公司治理、数字经济等,曾任大型国企独立董事并致力于推动企业良性发展。

  即使 2022 年的稳增长政策组合拳发挥了良好作用,宏观经济大盘得以稳住,经济增速保持在合理区间,但 2023 年和整个 十四五 期间,以及更远一些时段,如何稳住经济增速,仍将面临不小挑战。尽管从宏观政策上来讲,刺激经济增速、促进经济发展离不开扩张性的政策工具,但一套政策组合拳毕竟不可能长期释放效力,这不但是因为这些政策举措存在边际效用递减问题,还是因为政策空间可能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显著收缩。此外,处于一个基本的全球化环境中,还不得不从各国经济政策如何相互协调、如何相互影响的角度,考虑我国的经济政策选项。

  从财政层面来看,对企业的减税降费毕竟会造成财政减收,从而导致政府收支压力不断加大。如果减税降费没有显著提升 GDP 增速,这种压力终究会成为现实问题,特别是在各项支出日益呈现刚性化的情况下。也许,财政压力会向货币领域寻求出口,这会引发更深层次的讨论。在债务和货币层面,即使我国可以创新很多政策工具,也不会改变那些基本原则,如欠债需要还本息、发钞增加流动性等,尽管当今时代也许可以通过更加现代的 幻觉 手段来调和、消解这些基本原则,或者实施更加复杂的损失分摊,但毕竟会增加事情的复杂性。从投资层面来看,加大固定资产投资力度可以改善基础设施,增加资本存量,但也要防止经济结构过于失衡,防止财政货币压力过大,防止现金流陷入困境。而促进消费,对于我国稳增长、惠民生来说特别重要,但其基础还是收入,而不是短期刺激措施,尤其在就业机会减少、中小微企业比较困难的情形下,很难指望广大居民的消费支出会有持续的强劲增长。

  我国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增长奇迹,是得益于市场化改革所释放的社会潜能。不认清这一点,就不会知道增长泉源来自何处。未来的稳增长,仍然需要通过市场化改革来达成。如果不搞市场经济,许多人虽然忙碌操劳,但会陷入大量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教条主义工作,也不能创造价值、促进增长。中央政府强调,坚持用改革办法解决困难,坚持用市场化方法化解难题,继续推进 放管服 改革,打造稳定透明、公平竞争、激励创新的制度规则和营商环境,就是这个意思。实际上,我国从 2020 年初开始施行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也明确规定,优化营商环境应当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原则,以对标国际先进水平,为各类市场主体投资兴业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良好环境。该条例还对国家设立行政许可做出了严格规定,也对设定证明事项有较为明确的界定。从实际情况来看,条例全面实施尚需时日。层层加码、处处登记、自设关卡、滥查证明的做法,不但对统一、开放的大市场形成妨害,也对人们的基本行动形成妨害,其中一些做法未必是科学防控疫情所必需的。不过,我国的市场化改革方向是清晰的,只要稳住改革方向,并付诸具体行动,必定会为中国经济增长带来持续动力。

  稳预期对于下一步稳增长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芸芸的市场主体,需要在乐观而稳定的预期中才会积极地开展经营,大众只有在这样的预期中,才会增加开支,因此企业家的预期、人民大众的预期都会影响经济增长。整个社会如果相信国家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会搞市场经济,会实行法治,会保护产权,会对外开放,会吸收人类文明一切优秀成果,就会共克时艰,共创经济增长新业绩。